时中家园

朱康有:“领导干部学国学”何以可能?(下)

 二维码 4
发表时间:2020-02-26 11:00

四、国学学习与强化法律、制度的关系

有网民认为,以法治国、严格执法才是大道,搞道德修养、国学教育都太虚伪,是舍本逐末的做法。领导干部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学国学会占用他们的工作时间。再说,他们学法律尚且学不过来,学国学有这么多精力吗?!用中华文化来提高国人道德文明素养有必要,但只靠这一点,社会风气就能改变吗?制度和法制是不是也很重要呢?

学习国学真的能解决干部腐败问题吗?关于礼义廉耻,我们的官员还有多少?让这些领导干部学国学,除了提高他们自身的文化修养之外,能降低他们违法违纪的概率吗?还是学习了之后变得更加圆滑!有的领导干部一边学国学,一边腐败,国学能让他们愧疚吗?仅仅提倡传统文化及其价值观,忽略在体制设计层面上预防贪腐,这样真的有效吗?领导干部应该先学刑法。对某些行业比如煤炭行业的“土匪”领导,还是大刀来的更直接一些!我想,对一些网民这些甚至看似“过激”的看法,我们也不要过于解读,他们有时候的“无奈”多少也包含了“恨铁不成钢”的倾向。

靠道德能解决问题吗?会不会出现两面派?官员财产公示制度、问责制,县级领导“普选”,真正落实人大职责,这些是不是比道德说教管用?我们能不能通过制度监督官员而不是道德说教?底线都保不住,道德没太大用处;坚持学法,坚定执法,道德自然会提升。法纪限制不了腐败,说明法纪与监管体系自身都有严重问题,道德就更别提什么保障了吧?寄望于官员自身道德修养的提高,而不是寄望于完善官员执政的监管体系和评价体系,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南辕北辙?一个官员是否合格,只要看他不违法违纪、干出政绩即可,至于什么修身做人的活动没有必要去搞。

回顾历史,历朝历代为官者无不熟读四书五经,国学可谓熟稔,实干者有之,可败坏者亦有之。中国古代历来强调儒家经典的学习,也重视思想教育,但是腐败问题依然如故。读着“圣贤书”,一到实际行动中贪腐不绝,言行显得严重不一。提高官员整体素质的措施虽有史可据,亦有局部成功的范例,但最后都在外忧内患中被代替。可见,国学并不是规范和警醒为官者的“利刃”。

网民反映的有些意见确实折射出一些历史和现实之实际状况。但把国学教育与领导干部自身的法纪、制度对立起来,这是已提出的网民问题的普遍反映。从现有揭露出来的“大老虎”犯案来看,他们的悔过往往是“不知法”、世界观丧失、理想信念动摇,很少有人从点滴的自身行为修养中去自觉反省。德和法的关系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反复争论,基本上定位于“德主刑辅”、“德本刑末”的儒家认识上,这与我们今天的认知大相径庭。但另一方面,如今的党纪国法不可谓不严,却还是“前‘腐’后继”,很少有人对此再作进一步的长远思考。只有把基于国学中的道德修养和领导干部自身行为的法治法纪监督统一起来,才是长治久安之措。另外,发掘“中华法系”的宝贵财富,更好地继承奠定于“伦理法”基础上的法制传统,也许能弥补近代以来单纯吸收“西法”而造成的缺陷。因此,国学的教育除了道德修养的丰富内容之外,适当也要结合习主席今年在英首提的“中华法制”精神之宣传。

五、马克思主义与国学是否矛盾?

有网民认为,中国人好不容易找到马克思主义信仰,摆脱了几千年封建礼教束缚,建立了新中国,现在却让共产党人学习所谓国学,去遵守封建礼教?国学、儒学经典中许多内容与马列主义的哲学思想不可调和,背道而驰,难道让我们的干部都成为封建礼教的官员?党员学国学,违背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我国是以马列毛邓为学习对象,国学与之背离,让干部学完全“相反”的思想是开历史倒车。这些观点将国学等同于封建礼教,进而又把它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立起来。它说明,尽管我们宣称“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都是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和弘扬者”,但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对待传统文化确实存在着一些过于偏激的“批判”,直到现在还“盘踞”相当一部分人的头脑中,纠正起来极为不易。从领导干部入手,再到社会大众,反复从正面宣讲国学是非常必要的。

学习国学和信仰马克思主义究竟矛盾吗?马克思主义宣扬无神论、破除偶像崇拜,造成人们普遍缺乏敬畏感,现在很多党政干部戴串珠、信佛道等等现象不一而足,在信仰上与党的要求相矛盾。国学与西方舶来的马列,虽都是经典,但会否有冲突、碰撞?国学之中所找回的有一些正是我党当初所反对的,从另一种视角看这种“找回”是不是也表明脱离了传统文化想要走下去也很难?弘扬的做法是我党对自身一种辩证的否定和完善?建国后有段时间我们一直贬损传统文化,这实际上也与“五四”以来的欧化、马列化有很大关系。现在如何弥合马列主义、共产主义与传统国学的差别?能否得出二者之间是和谐统一的结论?国学与马克思主义的共同点在哪里?马列是西方“舶来物”,如果没有本土文化土壤就很难生存下去,国学的深度解析可以帮助消化吸收吗?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国学”存在着差异,它们的概念术语、基本原理确实不一样;但是“差异”并不一定必然形成对立和冲突,相反,它们有时恰恰可以形成“互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除了要结合中国具体的革命和建设、改革实践国情外,还要结合中国的历史文化土壤。在儒、佛、道三家鼎立的传统文化中,一定要说明白,佛、道除了有宗教的功能之外,还有教育、教化的另一个侧面。即使拿西方近代的宗教观来看,佛、道二教文化在历史上对于维系世道人心也不能说都是负面的。“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学习和掌握其中的各种思想精华,对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很有益处。这是习主席在2013年中央党校春季开学典礼上的一段话。其中特别提到的“各种思想精华”,已经暗含着对包含佛、道等家在内的各种思想精华的肯定。只要在国学教育中注意发掘其文化价值,这方面的内容是很多的。切勿将“佛、道”简单归为宗教,然后再把它们置于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对立面。

六、关于国学中的具体问题

网民基于丰富的社会社会实践,提出了大量有关国学中的具体问题。这些问题大部分不属于学术层面,可以从社会习俗的延续和体悟来进行分析。有网民问:修身是一个过程,需要很多方法,比如说慎独、自律等,合适的修身方法是什么?怎样在生活中实践?认为修身做人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需要不断地内省正己。再如,有网民问:嫉恶如仇的性格很不适合做公务员吗?怎样看待“伴君如伴虎”这类问题?传统文化强调“父母官”这个概念,但是不能把官员当作“父母”:公民选举各级人大和政府官员行使公权力,官员必然受到选举人的监督和约束,而不是充当“父母”的角色。“学而优则仕”在目下社会还适用吗?在社会中锻炼得到的智慧不该胜过学校书本的学习吗?清华大学“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说明,一个人的德行在什么位置,就能承受住什么样的物质条件;作为官员就要提高自身素养,在其位谋其职。有文章提到中国人没有信仰,国学与信仰是什么关系,它会成为国教吗?

关于国学的道德修养的关系,有网民说:国学和道德修养联系不是十分紧密,国学和道德素质的提高其实就那么点关系。靠国学来提高道德修养是假命题,真正能提高道德修养的是一个人“共情”的能力:人有父母才知道什么是孝顺,有朋友才知道什么是道义,有恋人才知道什么是爱情;多接触百姓,多了解百姓生活,心里有百姓,然后才能说爱百姓;任何道德,即使是职业道德都是这么成长提高的。

以上网民的问题说明,针对社会生活中人们习以为常、又常常似是而非的观念,国学要有现实的解析力。千万不能入乎经典而走不出来,要有生动的生活体验、丰富的现实阅历,把“我注六经”与“六经注我”贯通起来,串古今,接地气。在国学的普及层面,人们更为关注它的实践性,即能否为我所用,真正对处理人际关系、家庭关系,对人生发展有启示和帮助。

七、怎样学习国学?

如何学国学?从哪里开始学?是很多网民关注的问题。对国学了解甚少的读者,除了读书,还有别的什么方式么?能否开坛上课,从易到难讲一些?

领导干部学国学,怎样操作才能达到理想效果?领导干部学国学不是为附庸风雅,而主要用于一心一意的修身上。如何保证领导干部所学之国学实为有用之学,而非乱学、“一阵风”学?这个做法很好,怎样确保活动能落到实处,而不是流于形式或“面子工程”?活动开展下去,会不会深入基层,让更多党员来学习?因为最接触群众的就是基层党员。古人学国学,是将其作为一种学习方式或者一种生活方式,现在怎么才能做到学而知进、学用结合、知行合一?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国学是自省学问,领导干部怎么能够实现学习国学与践行国学的统一?干部学习国学,有什么奖惩机制吗?不然动力何在呢?难不成全靠个人自觉?领导干部学国学,有没有相应的教材?传统官德有哪些书目?

从各级教育上保障落实。领导干部学国学很对,但他们这个年纪世界观都“固化”了,甚至很难再去实践;国学,国民都应学,在幼儿园就要大量熏陶,扎根下去,才能**得以流传。**能像上世纪90年代的思想品德课一样,将符合现行社会的国学精粹创立一门学科,推广到义务教育中。很多人把祖先的好东西都扔了,以后能不能选取部分国学作为必修课并进行统考。能否推荐几本适合青少年看、有助于人生发展、可以很快入门的国学书籍?另外,在职业教育中强化道德思想教育,比如干部岗前培训的职业化教育中可考虑是否把国学包括进去?

显然,网民对体制化的教育要融入国学内容是有所吁请的。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能否回应这种呼吁?信息化时代,任何教育的形式和内容都将多样化发展。看一看中国今日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劲势,就大致能够把握明白。国学也是一样,借助网络的效应,一方面对于常识性的国学知识可以查漏补缺,另一方面也可以在专题上深入学习国学中的精深部分,使迅速提高能力成为现实的可能。最后,呼吁社会公众、广大网民能够支持这项利国利民活动的开展。


上一篇张希清:
下一篇朱康有
分享到: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