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考级
首页 > 学术 > 学术互动 > 贴子详情
伊馥浓
《诗经》研究泰斗夏传才教授追思会在石家庄举行
发表时间:2018-01-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诗经》研究泰斗夏传才教授追思会现场。主办方供图 中新网石家庄1月28日电(高红超 陈林)转眼间,享誉海内外的《诗经》研究大家夏传才先生离世已近一年。28日,来自各地高校的专家学者齐聚河北师范大学,追思这位学界泰斗。 夏传才先生是海内外公认的古代文学研究专家,更是《诗经》研究的学术泰斗,他在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诗经研究史概要》,以及之后主持创立的中国诗经学会,为新中国诗经学研究开拓了崭新的局面。 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 与纯书斋型的学术研究专家有所不同,生于1924年的夏传才有过战士、革命者的经历,一生颇具传奇色彩。 河北师范大学副校长郑振峰教授说,夏传才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国后历经坎坷和挫折,但都顽强地坚持了下来,并且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拼搏精神”。 从1979年平反回归学术岗位到2017年初病重住进医院,他先后出版了《诗经研究史概要》、《二十世纪诗经学》、《十三经概论》等几十部著作和上百篇论文。 《诗经》研究泰斗夏传才教授追思会现场。主办方供图 “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是夏传才生前最喜欢的诗句,也是他晚年时间观和生命意识的生动写照。他曾在《我的治学之路》一文中这样说过:“我从不懒惰,从来不午睡,习惯夜间工作。我已经丧失了二十三年时间,必须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两鬓斑斑,再不多做工作,就来不及了。” 1998年,夏传才在台北讲学时突发脑溢血,所幸抢救及时,一个星期后回大陆,头上绷带未除,又继续写书了。夏传才打趣说,“只要我坐在书房写字台前,握起笔来,就感觉自己还年轻,就产生信心和力量,好像什么病都没有了。” 夏传才的学生、中国诗经学会会长、河北师范大学教授王长华回忆,在夏传才住进医院生命的最后几天,尽管老人身体已经不能挪动,但他仍用颤抖的手修改了几页文稿,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他觉得该做还没有做完的那些工作。 与会人员合影。主办方供图 发起创办中国诗经学会 夏传才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追思会上,人们对其社会活动能力称赞不已。 1993年,正是在夏传才的首倡下,当时一批学界知名学者,像余冠英、程俊英、公木、褚斌杰、董治安、顾易生、曹道衡、聂石樵、向熹、费振刚、赵霈林等,一起发起创办了中国诗经学会。 山东大学教授王洲明回忆,1993年,中国诗经学会成立大会规模很大,到会人数很多,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越南,乃至欧洲的国家都有代表参会。“这曾是当时文化学术界的一件盛事,也是中国诗经研究史上的一件大事。” 王洲明说,“且不说先生很强的社会活动能力,就说以近70岁的高龄,多少次的多个城市之间的往返奔波,多少次的与海内外专家的电话联系、信件传递,其所付出的辛劳,就足足令人感动。”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诗经学会已经成为享誉海内外的一个重要的民间学术社团,对推动当代《诗经》研究的进步和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 王长华说,在夏先生的主持下,学会先后完成了《诗经要籍集成》初编、《诗经要籍集成》二编,《诗经学大辞典》等大型集体工程。“学会的这些集体工程和《会务通讯》《诗经研究丛刊》,像一条条纽带,把全国、全世界研究《诗经》的同仁们聚集在了一起。” 奖掖后学,提携晚辈 许多人仍感念于夏传才对自己治学道路的引领和提携。 山东大学教授廖群回忆,1991年,她到天津参加学术会议,大会休息期间独自一人回住处,被后面一位老先生喊住了,老先生鼓励她,“你的发言很好,很有独立见解。”后来廖群才知道,“老先生这是见我一个人独自行走,以为我因为发言引起争议而落寞,怕年纪轻轻的我受到打击,特意给我鼓劲的。”而实际上廖群只是因为第一次参加会议,谁也不认识才独来独往,当她得知老先生就是久仰大名的夏传才先生时,惊喜不已。 夏传才还鼓励她,可以好好整理修改这篇会议上的发言,并帮她推荐发表。廖群说,“那时我还正处在学术研究的起步阶段,有这样一位热心的长辈鞭策鼓励,使我克服学术研究上的怯懦和惰性,我才能有后来的成长。” 清华大学教授马银琴亦感慨地说,“从我把第一个电话打给他开始,夏先生就给了我这个初涉学术之路的年轻学人最需要的提携与帮助。” 王长华说,一些研究《诗经》的年轻学者在出版著作时,很多慕名请夏先生作序,夏先生总是有求必应,“有些年轻学者的文章,先生阅后不仅提出建议,有时还亲自动手帮助修改,这样的关心和爱护,实际上是从另一个角度对年轻学者的激励。 ”
2018-02-03 07:20:26
评论(0)
(0)
0
回复

暂无评论!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深圳市罗湖区国威路68号深圳市互联网产业园1栋1404
邮箱:156824055@qq.com
©26国学网(粤ICP备09147267号-2)
IOS端
安卓端